南山有竹

菜逼一个,看看就好

思想不纯,需教导(1)

秦淮& 介卜(pú)生

 

桀骜不驯高中生&温和儒雅家教老师

 

-私教1V1

 

纯师生,介卜生有家属哦,勿嗑。

 

小⭕️文,非圈勿入。

 

————————————————————————

 

教室靠墙坐着的秦淮望着讲台上拿着粉笔授课的介卜生。

 

教师在认真讲课,学生的心思却不在此。

 

他两手撑着下巴,眼神微微发亮,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欣赏。



第四章

人设崩塌预警,弟弟的人设与前文会发生些许冲突,后面几章我尽量努力圆。

介意的宝贝可以等我更完重开或者是看其他大大的文。

谢谢大家,么么。

快两个月了,真的抱歉。

我大概是年更选手,以后应该会更,但更的不勤。

——————————————分割线——————

江空喻听他的话,至于为什么?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他在此之前的反抗,江景却已经给过他回应——一顿狠打。

几年前江空喻对江景却,可以说是极致的厌恶。

见他的面是因为江纪让江空喻当天下午5点到KTV,说给他找了个人,让见见。

江空喻到了,等了十多分钟,没见到人。

后来人来了,女的不高,带着一个男的,应该是他的儿子,两人身上都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可以看出生活挺困难,女的长得又不算好看,那个男孩倒是长得挺能入眼。

江空喻不明白,江纪的品味什么时候差到这种地步了,花钱不泡好看的。

江纪似乎也没有料到他们俩会这样就来了,略微皱眉。

没兴致的江空喻直接起身出了包厢去公共厕所抽烟。

“小陈,带林女士出去做好后续的事。”

包厢门边的男人闻言带着女人出了门。

江空喻把烟掐灭出厕所碰到女人拿着一袋钱面对着他走出KTV ,满面风光,而那个男孩没再跟着她。

江空喻再进包间时,入眼的是一个身着暴露的男孩躺在不省人事的江景却怀里,旁边是他爸,周围烟雾缭绕,脸经过酒精的微醺染上潮红。

喝得大醉的江纪在说什么,江空喻听不清,他们在自己不在的之前说什么,江空喻也不知道,反正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江空喻走过去,把江景却身上坐在的那个男孩赶出去,坐到江纪的旁边,拿起桌上的酒一杯杯喝下肚,指了指那个男孩,语气轻蔑的对着江纪吐出一句话。

“给我找妈?”

“你tm是想给你自己解欲吧?”

江空喻他妈是江纪害死的,他一直这样觉得。

因为他妈跳楼死之前,给江纪打电话,求出轨在外的他回来,可江纪没理。

当时的江空喻清楚的听见电话里他和一个男孩在暧昧。

然后江母就甩开江空喻的手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窗台上跳下去。

“真tm恶心。”江空喻说完就走了。

江纪这几年每次找男的都找跟江空喻差不多大小的,还要让江空喻见面。

江空喻理所应当的把江景却也当成了同类人,以至于这么一个完美长在他审美点上的男人整天在他面前晃悠,他会觉得烦,江景却听江纪的话叫他哥哥他会觉得恶心。


—————————————————

乱糟糟的,我尽量之后写好点。

解释一下:

江景却他不是**,真的是江纪给喻喻找的弟弟,江纪确实不是好东西,后面还会更恶心。

江纪是导致江空喻没有妈妈的直接原因,也是他们分开的直接原因。

此时江空喻和江景却是有误会的,而且是互看不顺眼的那种。

后面会随着剧情的发展化解的,至于小喻为什么会喜欢小景后面我也会写的,敬请期待。



听话

过了十几分钟重新回到房间的江景却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声响,是翻东西的声音。

不出他所料江空喻很快就敲响了自己的房门,江景却假装听不见,晾了门外的人几分钟。

“景却,你在嘛?开下门吧,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听到江空喻开口,江景却才走过去开了房门。

自己的暗示起到了作用,江景却从江空喻两腿之间的缝隙看到了对方藏在身后的东西。

“哥哥,找我聊天吗?”本来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江空喻听到这句话还是脸红起来。

江景却故意这样问自己,而自己算是上门找打,对方还是自己的弟弟。

他羞耻的开不了口。

“先进来吧,哥哥。”江景却给他台阶,江空喻也就顺着进了狼窝。

江景却放他进门就坐在书桌前没管江空喻了,他想看看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哥哥待会儿怎么开口。

既然拿了东西总不会说是用来玩的吧……

“景却,我...我那啥..”江空喻想跟他解释,发现自己好像错的很彻底,想说原因又发现原因很幼稚,于是他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相互摩擦。

“哥哥,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江景却听不下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主动转过身面对问他。

“哥哥,头抬起来,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江景却盯他半天只能看见一个头顶忍不住出口。

江空喻闻言抬头,眼里闪闪的。

他委屈窘迫的时候脸和眼尾会泛红,光打在他脸上,是一张适合撒娇求饶的脸。

如果被自己打哭在自己身下或身前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呢……

江景却陷入遐想,不过没一会他脑中的想法就在他的面前发生。

“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行不行?”江空喻可不知道他脑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他弟弟天生一副冷脸,看着就是火焰喷发前的样子,就乖乖向他道歉。

“哥哥,我现在想听到的是原因而不是道歉,后面会让你道歉的。”江景却的声音很好听而且没有明显的怒意。

这让江空喻有了侥幸心理,他对他撒了个半真半假的谎。

“就是那个傻逼发神经拿粉笔打我,我打回去而已。”

“说脏话,打架,撒谎,哥哥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没关系,我可以在后面一条一条帮你纠正。”

不等江空喻开口,江景却就站起身走到他面前。

“哥哥,你是听我话的,对吧?”说完就绕过江空喻拿走了他藏在身后的戒尺。

江景却感受到自己拿走“凶器”时自家哥哥的颤抖。

“既然怕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哥哥,这种事情只有一次对不对?”

江景却站到了江空喻的身后,把江空喻按到书桌上,将戒尺抵在江空喻的臀部,他的腹部压在书桌的边缘,有点硌。

“哥哥,犯错的小孩是不可以穿着裤子挨揍的。”

江空喻依言脱掉了身下的校裤重新趴下。

江景却看到他重新回到书桌用戒尺点了点他最后的体面。

“这个呢?它不算吗?还是说哥哥以后不想在家里穿裤子了吗?”

江空喻羞的脸红。

江景却走到他身旁,放下戒尺,他用手钳住江空喻的下巴,把他的脸抬起来。

“哥哥,回答我。”

“不用吧…我.觉得...”话还没说完他就狠狠挨了一耳光。

江空喻的头被强大的力量打的偏了偏,他的右脸开始充血泛红,江景却把他的头重新摆正,又一下耳光落到了他的左脸,相同的力道很快使左右脸颜色变得均匀。

“哥哥,明天不上课,乖乖听话好不好?”

江空喻被打的有点懵,还没回答又是两耳光。

“哥哥,我说好好听话,你的脸很漂亮,我不想再扇你耳光了。”

江空喻被打怕了,赶紧回复了他。

江景却听到回答重新拿起戒尺指了指江空喻的内裤。

“脱掉它,哥哥。”

江空喻脱掉后重新趴回桌上,他面对未知的责罚开始本能的反抗,被江景却打了一巴掌后才反应过来:是他自己主动讨打的。

想到这,江空喻先是停了挣扎然后便是害羞的潮红。

“哥哥,听话点,听话就能少挨揍。”

不听话的哥哥。

江空喻见对方逃避了自己的问题,声音就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他怕他,怕他弟弟生气和远离自己。

“哥哥,先进来。”江景却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调有点怒意。

见门外的人还没有任何动作,江景却有点生气。

“哥哥,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

江空喻抬眼看到江景却,看见他是真的生气了,才慢慢的走进家门。

江景却待他进门后关上了大门,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与他平日的习惯不同,他没反锁。

江景却想看看自己亲爱的哥哥会不会找自己认错。

他自己在房间里,处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又打了个电话给江纪。

江空喻从进门开始到现在脑子都是乱的,他想去找江景却,又发不下面子。

他坐在沙发上,觉得眼皮略微有点沉再加上他昨晚玩到凌晨两点多早上上学七点起床,自己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江景却过了很久都没听见自己哥哥的声音,就去客厅看了一眼,发现了熟睡在沙发上的江空喻,望着人眼下的乌青,江景却没叫醒他。

他把江空喻从沙发上抱进房间,他这些年长高了不少,所以抱起一个比自己矮半个头还因作息习惯体重减轻的哥哥是不在话下的。

江空喻的睡眠质量不怎么样,他几乎在江景却的手环在自己腰间的时候就醒了过来,不过他贪恋自己弟弟的怀抱,就装作没醒来的模样。

“哥哥,你一点儿都不乖,怎样才能让你听话呢?”江景却知道他醒了,故意对他说点羞的话。

“小朋友不乖都是揍一顿就好,哥哥喜欢犯小朋友的错误是不是要与他们一样挨揍呢?”他说这句话语气轻柔尾调上扬带着点笑意。

江景却俯身用手摸了摸他的某个部位,见自己“熟睡”的哥哥眼睫毛颤抖了一下。

他对江空喻下最后的通牒。

“哥哥,待会来找我。”


哥哥。

校园训诫向,江空喻&江景却

本章1000+

本文成功叙述了厚脸皮真的可以“当饭吃”这个道理,不过是要付出代价的。

—————————————————————————

正值盛夏,校园槐树叶中蝉发出聒噪的鸣叫引入厌烦。

江空喻实在是听不进语文老师文绉绉的语句,靠窗的他无聊的望向窗外,正好看见了操场上正在打球的少年。

离得有点远,江空喻拿起眼镜,他度数不高镜片不算太厚,他透过镜片看见了江景却。

江空喻是江景却的哥哥,除了江景却和江空喻有同一个爸之外这一点与江景却持平,在成绩乃至各方面江空喻好像都比不上江景却。

江景却在和自己班的人聊天,头越来越近,那个人江空喻不认识,江景却居然都没告诉他。

“妈的,真tm招人烦。”嫉妒可以使人“面目全非”,江空喻看着他俩,忍不住骂出了声。

突然天降粉笔头,正中江空喻的脑门。

这也不用解释什么,就是他的声音在安静的班上太突出了正好被盯他许久的老师听到了而已。

可江空喻偏偏不服,他站起来直接给那个砸他粉笔头的男老师几拳,班上顿时乱作一团,与江空喻玩的比较熟的同学纷纷上前拉架。

事情逐渐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毫不意外男老师进了医院,江空喻进了教导处与教导主任兼班主任沟通。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骄傲的?给人家老师打进医院很光荣吗?”

“江空喻,你爸让我好好看着你,把你放在我的班上就是想让你本分点,你都高二了,还闹腾什么啊?”

江空喻无法反驳李文书说的话,但是他偏偏就是要面子就要怼回去。

“是那个傻逼先招惹我的。”

李文书被他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气到不行。

“目中无人,你眼里还有没有尊师重道?!”

“今天叫你爸来学校,现在就叫,当着我面儿用我的手机打给你爸,开免提。”

“我爸在国外,手机被抢了,我们已经失联很久了。”江空喻张嘴胡掰。

“你这是什么借口?!简直不可理喻!叫你家里能来的人来,你可别跟我说什么全都没空,至少来一个。”

“我只有一个弟弟。”

“弟弟也给我来。”李文书被江空喻气懵了等人来了之后才反应过来。

姓江的学校挺多,当江景却到的时候,李文书有点意外,毕竟谁能想到一个混子的弟弟这么厉害。

江景却的成绩一直很好,这也使李文书对他的印象很深刻。他是第一次见江景却,发现对方比他高好多,江景却长着一张与自身相符的学霸脸,也有大多数学霸的清冷,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

李文书把江空喻赶出去罚站留江景却一个人在办公室和他谈话,让他告诉江纪要赔偿医疗费用与相对印的后续责任处理又对他说了一大堆道理和惩罚让他好好转告给江空喻就把他和江空喻放了。

走出教导处,江景却看了眼江空喻叫他跟上就自己先走了。

他们没有住校,江空喻和江景却就直接回家。

江景却开门换鞋,江空喻站在门外没有动只是手指揉搓着校服上衣。

“你要进来吗?”看到门口的人磨磨唧唧,江景却问他。

“你生气吗?”江喻空看着他问。

“先进来吧,哥哥。”

喝酒伤身【小剧场】


【关于喝酒伤身,不喝酒也伤身这件事。】



在里间卧室里,余枫转身抱住贺岁,和他交代完今天的行程。

“他今晚要晚点回来,我不想他晚回家”贺岁在心里想。

但他在余枫收拾好东西出门那刻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踮起脚亲了亲边的爱人的嘴角。

余枫会意,“我会尽量早点回来陪你的。”

贺岁闻言乖顺地点点头,叮嘱了他句,“注意安全,少喝酒”就放他去上班了。

在他离开后,贺岁脑子里冒出点奇怪的想法,他走到卧室拉开某个柜门里面在被一堆“工具”压住的最下面。

贺岁翻到了一套衣服,这是结婚那天买的本来准备当晚**用的,只可惜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导到这件衣服一直没穿过。

他拿那件衣服对着镜子将它与自己比了比,贺岁因为被余枫管着,所以以前长了点肉,还真就只有一点,所以虽时隔的年,他何旧可以穿上那件衣服,他将衣罩(避免落灰用的)打开,把里面的衣物取出来,顿时红了脸,虽然现在余枫也会突发某种异*味给他买“辅助工具”和“衣物”不过都没这件令人*耻。

“年轻就是会玩”他不由发出感叹。

他将摄相机拿出来,对着自己开始录制。

贺岁面对镜头,他将摄相机摆在背对镜子的地方,自己对着摄相机,他一看镜头就可以看见镜中的自己,他的脸上已爬满因*耻而产生的*红,他将头撇开,不看镜子,将衣服一件件*脱*下,直至一丝*挂,他转身拿那套衣服。

省略几百字【(写了,发不出来,🔗也是,都会挂。)去afd太麻烦,没人,以后就尽量不写啦】


当贺岁将衣服打开,他感叹:什么鬼的像?只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都是白的,这件服全他妈是洞,前面有两个小洞,后面则是一个大洞,不对应该说是没布料,只有一层透明薄纱,白色的,可以直接将他的后方全部展示出来,这件衬衫的长度可以直接到他的大腿。

忍住羞*之心穿上后,他拿起了床上仅剩的两样东西,是一对猫:/;耳和两条黑色的丝/:;袜,说袜就是袜,它的长度到达大腿处,果然,年轻男人对丝袜的追求是永远不会消磨的。

他将这些东西穿戴好,将摄相机关掉,将里面的内容发给目标人物。

“完成,坐等/:色:;狼:/归窝。”贺岁做完一切,躺在了:床/:上,本来他在思考后来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就睡着了。

在余枫的办公室里,手机屏幕亮了亮,一条是老婆发的消息,一条是家中系统发的提醒信息。

余枫在锁屏页面看了一眼系统消息。

【主人在卧室睡着了。】

余枫无奈地笑了笑。

他打开手机,贺岁发了一条信息,一张照片和一个视频。

【老公,渔网勾鱼,我勾你。】

图片是贺岁带着猫耳的自拍。

余枫没出息的动了动喉结。

他点进贺岁发来的视频,看着视频里的小人,当着自己的面/:;裸:;f露自己。

余枫的候咙有点干,他咽了咽口水,没等视频播放完。

余枫就吩附秘书叫司机马上送他回家,推掉今晚的酒局。

余枫回到家,看见床上的人儿眼里的光暗了暗。

.....

事后,贺岁只能说,这玩意太废人了,老子再也不干了。

余枫低声笑了笑。

“你笑什么啊?”

“这事从来没让你干过啊,不都是老/-:;公::;干:/;老:;婆,我:;干//:;你吗?”


【喝酒伤身,我不让你碰。】



{完}

兄弟小剧场1️⃣:你是想挨针打还是想挨我的打?

“余湾,你是先打针还是先被我打再打针?”1️⃣


“11:00。”

余湾昨天晚上约朋友一起出去喝酒,喝到凌晨两点多钟,最后被他哥给弄了回来。

现在他觉得全身都很酸痛,感觉有东西在他身上碾过去了一样,身体也有点烫。

但他也没太在意,认为只是酒精的后劲。

在厕所用冷水草草洗了把脸就下楼了。

“任姨,哥在家吗?”

“余总一大早就走了,他让我告诉您,醒的时候给他打电话。”

“知道了,我先上去了。”

余湾回的房间,拿起手机,翻了翻微信消息。

全是昨天那帮一起喝酒的朋友发的短信。

他点开了一个备注叫“陈二嘉”的人,往上翻了翻。

一条语音。

【余湾,醒了没?你昨天喝多了,被你哥给弄回去那段,还记得你干了什么事儿吗?你应该没忘吧?】

【 昨天我没做什么傻逼事吧?】余湾问他。

他记得昨天他哥去接他的那段,不过他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听陈二嘉问他,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

【不是吧?不是吧?你居然不记得了?没关系,我给你发个东西。】

“居然还有视频?”

视频里的他在唱歌,但是还没唱到高潮就被他哥打了一巴掌,不知道是酒精上头还是唱歌被打断,在他看清是他哥之后不仅叫了他哥的名字,还抬手还了回去一巴掌,他哥似乎是没想到,就直接拽着他的衣服领给他带走了,在这过程中他还一边走一边爆粗,含妈量还极高。


“完了,完了,完了。”他躺倒在床#上乱滚。

【视频看完了吧,我昨天本来是拍你唱歌来着,没想到拍到了这个,你哥昨天那张脸,我只能说,你自求多福吧。】


他哥在视频里,那张脸就感觉是烤肉,从生的,经过火的燃烧,变成熟的。(就是本来只是有点生气,但是经过余湾这么一闹,变成超级生气。俗称:黑脸)


话说,他哥昨天那一巴掌应该没多重,要不然他今天起床怎么会没有一点感觉,不过在视频里,他打他哥那下是真的响。


余湾抑制住反悔的念头,退出聊天页面,向下翻,看到了他哥昨天晚上发的消息。


22:49【小湾,生完气就给哥打电话,哥去接你。】


22:54【小湾,别喝太多酒。】


23:30【小湾,回家,哥跟你谈谈。】


23:37【看见消息给哥回一个。】


1:42【再不回消息,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后果。】

他哥给他发信息的时候他在干什么?

在和朋友一起贴身热舞,喝酒,疯的都快tuo衣服了。

手机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当他想起他哥的嘱托时,已经11:53了。

“妈的,看视频花了老子20分钟。”余湾低声骂了句。





前题

攻:余枫(被动)

受:贺岁(主动)


1️⃣小圈文学

2️⃣年下攻,年上主

3️⃣从校服到西装




前方有掉马甲预警!!!


———————————


贺岁与余枫高一相识,高二相恋,特别甜蜜,偶尔也会动手动脚,但是彼此都没把对方往圈里想。


直到某一天......


“小哥约实践吗?轻度重度都可以的,绝对乖。”


“发个照片过来。”


贺岁看着手机里光着上身的余湾,手指一顿,陷入沉思。


实践约到了我老攻,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人物简介


        恋人

余湾_______贺年

  |                |

  |—兄弟—— | 

  |                |

余枫—恋人—贺岁

|

实践

|

江阳—恋人—陈二嘉

(男二)